公告版位
我還沒死,部落格就還沒死 只要我還活著這個部落格就還有可能會更新 哼哼哼哼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接啤酒肚的夏因吧(噴

夏爸犯罪臭臭ㄛ

 

第一次寫的爛爛H,大家隨意嘿

 

 

 

 

 

 

當看見虞夏臉色不對的時候,虞因就知道不好了。

 

「那個、二爸我開玩笑的哈哈哈,不要、不要過來!」眼看著虞夏已經將腿撐在床上,只好趕緊討饒。

虞夏不理:「壞孩子,剛剛的意思不是要我多運動嗎?」

 

「誰跟你說這種運動......不要啦我真的好累......」

虞因快累慘了,工作的疲憊這時突然全部湧了上來,他爸竟然還在跟他盧洨。

 

「就一次,好不好?」虞夏難得用商量的口氣,但是雙手已經不容商量的開始剝起虞因的衣服。

 

「等、至少、戴保險套......」虞因羞恥的將臉埋在枕頭裡,「你每次都直接在裡面......那個很難清。」

「放心,我會親自幫你弄出來。」手上正在忙碌,虞夏想一想又補上:「畢竟是我的東西。」

 

「......」

虞因翻了翻白眼,無話可說。

 

 

 

 

 

 

 

 

 

 

「二爸......嗯、等一下......不要......」

「我不是說過了嗎?」虞夏安撫的摸了摸虞因的臉頰,小心的將分身對準入口插入,「平常這樣叫我還可以,只有這個時候不行。」

「在叫床的時候還叫我二爸,我會覺得自己在犯罪。」

 

 

「二、爸......我才沒有......叫、啊!」被虞夏突然狠狠的挺進刺激,虞因連句話都說不完整,尖叫了出來。

「你剛剛叫我什麼?」

每一下都殘忍的用力頂入,逼供一般的旋轉。

 

真的覺得這個人在床上簡直就是頭野獸,而且還是那種餓了不知道幾個月最後出匣的那種。虞因用手遮住眼睛,已經被撞的有些意識不清,一直被動的承受強烈的快感,他迷迷糊糊的想著。

 

 

「哼嗯、啊!快要、快要壞了......夏、夏......夏......」

「不會的。」虞夏傾身摟住虞因,下身的動作不停。

 

或許是因為兩人關係太劇烈的轉變,有時候虞因都會覺得他們沒有明天,所以虞夏每次上床都會像是世界末日來臨一樣,如此激烈的想著要感受對方的氣息。

 

 

 

「哭什麼?」

 

臉頰一片溫熱,虞因將遮住眼睛的手移開,溫暖的觸感是虞夏的手掌。這時虞因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流下了眼淚。

 

「沒、沒有......我也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太舒服了吧。虞因想,用手覆上虞夏的,讓虞夏抹去他的淚水。

「......」虞夏沒有說話,握著他的手掌抵在床上,讓他們十指相扣。依然維持自己下身耕耘的速度,但是眼神卻柔軟了起來,像是看著自己最珍視的寶貝。

 

 

虞夏傾下身細細親吻著虞因的脖頸,兩人的手握的很緊。

「我愛你。」

 

 

 

 

 

 

 

 

 

 

 

 

 

 

 

 
 

我人生第一篇H居然是給了夏因 人生就是如此的無法預料

 

夏拔泥豪下流ㄛ (什麼表情

 

PS:這篇我也打太快了吧...是有什麼毛病......平常不都是要打一打然後玩玩UL再回來打一打再跑去噗浪聊一聊聊到覺得很愧疚再回來打的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玖 的頭像
貓玖

闔眼,揚首,誰在頰邊滑過雨絲

貓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月
  • 其實各人特別偏好非本文部份“…聊到很愧疚再回來打的嗎”。每篇文章都是,會笑使
  • 現在想一想
    可能是因為H需要一氣呵成吧XDDD

    貓玖 於 2013/10/01 1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