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其實我不太看新聞面對面,都是固定收看正晶限時批

挖跨壹電視,讚!

 

攘夷時期,攘夷組活躍中

漫畫沒有設定確切歲數,猜測攘夷組再幾年是快三十的歲數

因為攘夷時期一樣沒有確切時間設定,所以大約設定在攘夷族大概都在20歲的年紀

年紀大小就由身高來倒著分配,最高的最小,最矮的最大(惡意滿點

 

 

 

 

 

 

 

河邊,攘夷軍隊的隊伍正在做稍整休息,既然剛好行進到了水邊,大家開始輪流在河邊取水,武士們大多疲憊的或坐或躺的攤在地上,但大多都沒有太過嚴重的傷。

剛才在前線與天人發生的是不太大的交鋒,這次其實算是攘夷軍的突襲,依據探子的消息,趁天人的後援被斷時發動突襲,這次的對決可以算是大獲全勝。

「沒事吧,銀時。」桂有點擔心的看向銀時,這個人剛才負責斷後解決了不少天人,讓攘夷軍可以安全的回到基地。一不注意卻被倒在地上裝死的天人從後方暗算,幸好被高杉及時發現救起。

 雖然只是一點輕傷,但比起身上的,更讓人擔心的是銀時出奇的沉默,連高杉的挑釁都

 

 

 

 

 

『你這可惡的白夜叉......我知道的,我都看到了,總有一天你會一個接一個的失去你最重要的東西,那個景象實在太美妙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吵屁啊,你出門前吃了大便嗎?嘴怎麼這麼臭啊。』

 

 

 

 

 

「沒事啦,假髮,你先去喝水,順便幫我裝一瓶,再給我拿來。」銀時揮了揮手

 

 

 

「唷銀時,怎麼這麼一副吃太多的臉,這次可是多虧了白夜叉才打這麼漂亮的勝仗,幹嘛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什麼啊,這不是高杉嗎,抱歉啊,因為你實在太矮了都沒看到你啊.....喂,你想對傷患幹什麼!」

或許是因為又被嘲諷身高的關係,在聽到太矮兩字的那一秒,高杉猛地一把舉起銀時的領子,原本坐著的銀時被強迫半跪著,正對著高杉的臉,距離近的不可思議。

 

「你說我做什麼,銀時。」而做出這種舉動的高杉臉色陰沉的不像話「你是白癡嗎,居然會犯這種低級的失誤,被比你弱的天人暗算的感覺如何?」

「很痛,高杉......」銀時試圖拿開高杉的握著他領子的手,受了傷加上長途跋涉無法像平時回敬高杉幾拳或者幾腿,剩下的所有力氣都用在了支撐跪著姿勢的雙腿上,好像失去了電的電池般無力。

 

假髮死去哪了不是說好要裝水嗎?

 

「要不是我及時發現,你會死。」

雙方對視,高杉那墨綠色的雙眼背著光,看起來反而是一片闐黑,裏頭藏著莫名的思緒讓人讀不清,看著銀時面對陽光照射紅的如鮮血般的眼睛,高杉突然被刺傷了般轉開視線,轉而看一眼後頭午間刺眼的陽光才覺得好一些,「為什麼犯這麼低級的失誤?」

高杉側著臉問,又好像不想知道答案,將視線與心神都聚集在銀時由肩膀開始那條長長的傷口,長的差點延伸到了心口,長的好像那道傷口蔓延進了他的雙眼。

距離好像太近,銀時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高杉看起來好像有點難過,他也覺得有些尷尬和愧疚,戰場上連一秒的失神都不可能允許,無法將全部心神聚焦在戰場上那就只有等死一途。

高杉看著他的傷,他就看著高杉的眼睛,因為兩人姿勢關係,就算是這樣的角度也看的到高杉的雙眼,現在看起來又像是鐵灰色,他們就保持這樣的姿勢開始發呆,銀時呆了好久,腦海裡好像盤旋過了好多事情,又似乎其實什麼都沒想,才突然發現他似乎將高杉之前的問句丟到了馬里亞納海溝,這一想起來不得了,高杉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算了,隨你去死吧。」高杉發洩般狠狠的把銀時丟在地上,明明自己才是施以粗暴的那個,卻覺得銀時倒在樹幹旁的撞擊聲乓咚一聲撞進了自己胸腔。真是夠了,這也太文藝了。

 

「你就在地上好好的等假髮來服侍你吧,傷患。」

「原來你知道我是傷患......啊假髮是掉進湖裡了嗎?」

 

 

 

 

 

 

 

 

 

 

 

 

 

 

 

連載是要讓高杉出來了沒啦猩猩我等了好多個陰晴圓缺

沒見到高杉一面我什麼都寫不出來(抱頭

高杉比神威難寫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倍

搞不清楚啊 什麼時候要練肖話什麼時候要認真讓他們談戀愛

我寫的是高銀嗎??????????????????這是高銀嗎????????????????????????????

我在哪裡??我現在幹什麼??我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玖 的頭像
貓玖

闔眼,揚首,誰在頰邊滑過雨絲

貓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