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噗浪首發的白色情人節賀文修改版

一太直球讚讚ㄜ

 



還記得身為擺平者的那人在不久前,彷彿只是談論天氣般的,用輕描淡寫的語氣向自己告白。那天他整個渾渾噩噩的走回家中,眼角不經意瞥見掛在牆上的日曆,上頭寫著二月十四。雖然腦子還是處於一片混亂,他還是領悟了些什麼。  

 
那個人總感覺做什麼事情都像是一時興起般隨性,但果然其實都是經過了某種深思熟慮。因為虞因突然想起那天,他和一太去了某間點心屋,當時一太若無其事的推了一盤巧克力到他面前,虞因發誓他那個時候真的沒有想那麼多。
   

他記得當一太看見他一口吞下那巧克力的時候……

笑的比平常都還要燦爛。
    



而今天是三月十四日,距離聽到那句讓人驚恐萬分的告白隔了28天,同樣的虞因也不敢直視一太28天。
(虞因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月每天遇到一太的次數好像正以等比級數成長)

……果然這個世上沒有偶然只有必(人)然(為)啊
    


這節已是今天的最後一堂課,雖然講堂上的教授還在使用著投影機滔滔不絕的授課,虞因的心早已魂飛天外,桌子上空蕩蕩的只放著一隻手機,他在意識到他這節是不可能專心聽課的時候就把課本和筆記本都收進背包了。
    
他其實也有注意到李臨玥最近都用某種「我什麼都知道了你放心我支持你」的表情看他,虞因懶得管那莫名其妙的女人是腦補了哪些情節。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虞因想,造成他這麼煩惱的始作俑者也算是送了巧克力給他吧,情人節的時候。
    
雖然有點難以啟齒,其實虞因一直覺得一太很麻煩很難搞很奇怪很像外星人,而且人生主旨是神奇的禮尚往來四字,任何人跟他相處過後都會評論他是怪胎一個。不過相反地,有一點,只有一點!
    
有一點、帥氣。
    

 


虞因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定生病了、或許是被下蠱、也可能是……啊!果然是因為之前一直被打爆頭的關係吧!可惡!
    
在虞因發呆的同時,李臨玥已經偷瞄了他好幾眼了,在他眼裡虞因根本一臉思春的模樣,老實說李臨玥覺得這情況真是非常有趣,迫不及待想要幫自己的好友一把。

 

對象是那個一太,把虞因交給他,她很放心。
    




好不容易下課了,虞因不知道李臨玥到底又發什麼病,一下課就把他連人帶背包打包出教室。「李臨玥你幹嘛!不要拖著我走!喂你聽不懂人話嗎!」他還看見她對等在外面的X任男友比了某種手勢,輕易把在教室門外苦等很久的人遣走。

 

「你不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嗎!虧你還擺出那種臉,走啦先去我家利兇器!」

「你到底是要利什麼死人骨頭啦!」咆哮在下課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回盪。
    


雖然無奈也只能跟她一起到車棚,認命的在這種節日裡還要當司機載這女人。

到了李臨玥家,他站在廚房門口旁觀她衝進去翻東翻西,正在思考她在搞什麼花樣的時候,就看見李臨玥就搬著一箱東西到他面前。
「阿因嘿嘿,我們來做情人節巧克力吧!」


「……你有病啊。」正打算轉頭回家睡覺就被某種可怕怪力給拉回來正面,伴隨的是一句馬上讓他驚嚇一百的話:「一太不是跟你告白了嗎?趁白色情人節給回應不是正好嗎。」說完還逕自偷笑了下:「今天畢竟是男方回贈禮物的日子嘛。」
「你是把一太當女的嗎!」一開口虞因就發覺自己焦點放錯地方:「……不對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因為天機不可…」「好吧你說做就做吧求你閉嘴。」一秒打斷。
    
李臨玥攤手,真是的這小笨蛋都不懂她的用心良苦,所以她就把一張寫著巧克力做法的A4白紙遞給虞因,講解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後就退出廚房去打電話了,

整個很忍心放虞因這個跟廚房相性很差的人獨自作亂。

目送李臨玥瀟灑背影,虞因低頭看著A4紙努力研究,「嗯......」

首先是......打開火對吧?    

隔水加熱...「水應該是要放滿整個鍋子吧?」拿出了一大桶鍋子裝滿水。

抽油煙機......怎麼開啊?是按左邊數來第二個按鈕嗎?

有個爸爸太會做飯會導致小孩子自動學會如何毀滅廚房啊。

 


經過一段不堪回首的經歷之後(李臨玥怎麼辦失火了快來救我啊啊啊啊),虞因開心的捧著手上的成品,他有種成功度過某種劫難的感嘆。真是不枉他全身都沾滿剛剛自己手殘打翻的巧克力,雖然成品因為大部分都沾在他身上的關係所以有點少。
    
突然從虞因背後伸出一隻手將他好不容易做出來的巧克力拿走,虞因嚇了一跳直覺是李臨玥那女人搗亂:「你不準吃!這是給ㄧ……咦?」

但是轉身看到的卻是最近總是佔據自己心思的人,手上的巧克力已經被他咬了一口。
    

「不就是要給我的嗎?阿因。」
他呆住了,甚至眼前的人腑下身來在他沾著巧克力的臉上舔了一口都沒有反應過來。

 

 



「我覺得這個比較甜。」


 

 

 

 

 


同求舔舔阿因(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玖 的頭像
貓玖

闔眼,揚首,誰在頰邊滑過雨絲

貓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