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不知道(!

*一點點虛構設定注意

*某些細節像是虞夏怎麼可能升職之類的(過份)請都不要在意不要留意(ry

 

 

時間流逝,算算時間家裡的兩個孩子也都長大了,幾年前他聽說自己受到某個上頭賞識,被提拔了上去,從在前線衝鋒陷陣的小隊長晉升到了在辦公室吹冷氣的位置。虞夏坐在同個位置這麼多年,升職前同事們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著老天終於開眼了的屁話。本來嚴司那傢伙還在嚷著要在警局裡開慶祝會,理所當然的被他揍了一拳。

 

之後他才知道,很久以前在某個案件裡救出的少年,是那個上頭的兄弟。為了要報答他的恩情,排除萬難才讓他坐到這個位置。

然後,他的那個臭小子說:好人有好報。

 

 

哼,他哪算什麼好人。

他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罷了。

 

 

 

 

 

即使升到了相對舒服的職位,虞夏工作狂的名聲依然不减,今天坐在辦公室前處理文件,不經意抬起頭看時鐘,才發現時間已經這麼晚了。最近幾個月虞佟被調到別的地區支援,少了虞佟(老媽子)的管教與三餐要定時的提醒,虞夏理所當然過著有一餐沒一餐及下班時間不固定的生活。

過了這麼多年,自家的臭小子(x2)都長大了,一個到外地工作,偶爾會傳消息回來,似乎在外頭混的還不錯的樣子。一個則是一接到case就忙的天昏地暗,常常忙到天亮連個澡都不洗就直接掛在床上,髒死了,害的他早上上班前都要先把他剝光丟浴缸。

他有潔癖,就算是那個臭小子把他的床弄髒都得死。

 

 

 

回到家,走進房門才看見虞因坐在桌前,似乎因為用眼過度覺得眼睛酸澀,正拿手揉著眼睛。

 

「阿因,不要揉眼睛。」虞夏上前抓住虞因的左手阻止,順道把畫筆從他的右手抽掉。

 

「咦?二爸你回來啦.......怎麼這麼晚了,感覺時間好像才過去一下子......」

「什麼一下子,既然累了就去睡,少在那邊學你爸當工作狂。」

「......工作狂明明是你吧。」

「你說什麼?」

「晚安我去睡了。」虞因瞬間投降,行動迅速的爬上床蓋棉被開始裝死。

「沒洗過澡不准上床!」

「今天中午洗過了......晚安,我睡著了。」

「你乾脆就這樣臭掉吧。」輕輕踹了床上人一腳,虞夏就去了浴室。

 

 

洗完澡,虞夏直接在腰間圍了浴巾從浴室走出來,虞因其實也還沒睡著,就睜開了眼睛。

「吵到你了嗎,快睡。」平時凶巴巴的人此時的聲音顯的很溫柔,虞夏走到床邊用手在棕色髮絲間穿梭,被摸的很舒服的虞因正要閉上眼睛進入睡眠的時候......他看到了某種很恐怖的東西。

 

虞因睜大眼睛傻愣愣的看著眼前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去看眼科。

 

虞夏被盯的難得的有點發窘:「......還在看什麼,這麼晚了還不快休息,是想做個運動好安眠嗎。」

虞因像是沒聽見某種威嚇一樣,視線不受控制的停留在虞夏的......肚子上。

 

 

 

圓弧型的,突起的,形狀。

通常我們都稱這個現象為:啤酒肚

 

 

 

不不不不不不那怎麼可能是啤酒肚那個二爸怎麼可能會有啤酒肚但是那突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是懷孕嗎難道是懷孕嗎不對吧就算要懷孕也不是二爸吧因為每次他都直接射在裡.......不對不對我在想什麼啊!!

 

虞因整個從床上嚇到彈起來,從驚恐中回過神就看到虞夏站在床邊,雙手環胸看著他,「阿因你睡個覺是在講什麼夢話,吵死了。」害他洗澡洗到一半聽到虞因的聲音就從浴室隨便圍了圍巾衝出來看。

 

「......原來是夢。」看著二爸胸肌什麼的都一如往常,完全不像夢中整個糊在一起成為一團的模樣,虞因不禁鬆了口氣。

「作惡夢了嗎?」覺得有點無奈,伸手揉揉孩子的頭頂,「快睡吧。」

 

「嗯......晚安。」虞因突然想起了什麼,補充:「二爸......就算是在辦公室工作,也要多運動喔,而且三餐不定時最容易變胖了。」

 

「......突然講這個做什麼?」

「我只是怕你有啤酒肚......中年發福之類的。」

「......」

「......」

 

 

 

 

一片安靜。

 

 

 

 

「你很擔心嗎?」

 

「......其實......也還好啦。」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背脊涼涼的虞因。「那個,我有點睏,想睡了......」

 

 

 

 

「不過我看你好像不是很想睡,那我就聽你的話......」將腰間的浴巾丟在地上,「做個運動吧。」

 

 

 

 

 

 

 

 

 

 

 

我有死亡的預感 (已死

 

ps:雖然異動之刻裡虞因看起來像上班族,但是人總是會換工作的嘛(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玖 的頭像
貓玖

闔眼,揚首,誰在頰邊滑過雨絲

貓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