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還沒死,部落格就還沒死 只要我還活著這個部落格就還有可能會更新 哼哼哼哼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還以為part2再也生不出來了的說......幸好有神(威)保佑......

 

 

 

春雨第七師團艦艇上。


阿伏兔坐在桌子上,正在認真思考要不要罷工爭取勞工權益。
老實說阿伏兔一直以來都認命一肩扛下團長偷懶不做的工作,這次來地球也是為了上頭想要擴展地球的「業務」,但是這一趟地球開拓業務之旅,團長從第一天踏上地球的土地,只說了一句去找朋友玩,就逕自跑得不見蹤影了。


你們以為海盜就沒有行政工作和其他莫名其妙的雜事(例:應付上頭)要做嗎?尤其是之前放肆的大開殺戒了一場,現在脫離春雨與春雨對立,要養活底下好多夜兔,創業真辛苦。

所以這些工作理所當然都被慣老闆神威推到阿伏兔身上。
春雨第七師團副手是個血汗職業,沒事時左手還會被砍,不要輕易嘗試。


「什麼找朋友玩,誰不知道是要去找銀髮武士,他才不是你朋友咧,團長你最好被銀髮武士打槍。」

「阿伏兔,你說誰會被打槍?」
突然現身在門邊的慣老闆神威,右肩上扛著被布袋裝著的不明物體,左手拿著雨傘指著副手一臉親切,傘尖發出淡淡的火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團長!團長你回來啦!沒有啊,我是在說你的雨傘要定期保養,不然不能打槍。」

「原來如此,說的也是,不然戰鬥時要打砲雨傘臨時故障就不好了。」神威把長條狀布袋夾在腋下,硬要用右手握拳敲了一下左手手心,恍然大悟。

「團長那個詞不是那樣用的我理解我們的武器射出來的與其說是子彈還不如說是炮彈但是這個詞彙絕對不是換個字意思就會比較準確的拜託你下次不要在大眾場合說這個詞銀魂在台灣是普級的雖然嗯吸吸有刪掉很多畫面但還是有很多小朋友在看你要為未來的棟樑們多想一想啊!」

「對了,我把武士先生邀請來玩了。」字太多了,神威直接無視阿伏兔,直接收起雨傘把布袋拿在手上,露出裡面的物體。

「.......團長,恕我直言,他好像失去意識了,」

「沒辦法,武士先生有點不太聽話。」



「那我想養武士先生可以嗎?」

神威的心情看起來莫名亢奮,頭上的天線囂張地彈跳了好幾下,還附帶做了幾個move的動作,其實他的呆毛跳hip pop很強,這不是他在炫耀,大家都說讚。

 

「我覺得......你要問問他的個人意願。」

最近出差到阿美利堅有聽說過一種叫做human rights,翻譯過來叫做人權的東西,是一個很好的概念。不要小看宇宙海盜,海盜也有競爭力。

 

「為什麼?」這麼說著,神威左手把裝著布袋的武士......裝著武士的布袋放在旁邊的沙發上,一屁股坐在布袋旁邊的位置,右手舉起雨傘親切的對屬下打招呼,傘尖裏頭發出了刺眼的光彩,想必一個不高興馬上就可以放出比台北101還要更絢爛美麗的柱子煙火。「我不喜歡這樣。」

「......」銀髮武士,我已經就人道立場試圖救下你了,我盡力了。「團長你隨意。」

 
顯然人權這個新觀點對海盜這份職業生涯而言無法加分,阿伏兔決定把它從腦海中抹去。

 

「好,飼料是甜食就可以了對吧,還好之前有調查過。」

「......什麼,團長你之前調查了什麼?」

 「寵物飼養手冊,之類的,大概像那樣的東西。」

 

 

屁咧。

 

 

 

江戶時間來到了傍晚,銀子才終於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其實沒有那麼舒服的沙發上,驚覺自己的額頭傳來一絲絲的疼痛,好像腫起來了。

那傢伙當時居然用拳頭,心有餘悸的用手揉了揉頭上的腫包,那個渾蛋到底用多大的力道在對待一個這麼可愛的少女啊?

差點就被打成智障。

 

銀子坐了起來觀察周遭的環境,已經不是在剛剛被性騷擾的街道,望向窗戶的景色,應該說,已經不是歌舞伎町。

「已經不是歌舞伎町......什麼?」銀子猛地站了起來,已經敞著的窗戶無須打開,他將頭伸出窗外,瞪大眼睛看著外頭的景色。「渾蛋這是哪裡啊!就算銀子很可愛也不能做拐賣人口的事情啊!」

 

「不對喔,那本來就是春雨的業務之一,武士先生。」神威身穿一套正式服裝走進來,不巧讓他聽見銀子最後一句話,想來想去覺得有解釋清楚的必要。「這裡只是集散地附近而已,畢竟我們還是作奸犯科的集團,最近還有一點小麻煩,飛船要停在隱密一點的地方。」

 

銀子馬上回頭,「什麼!......說的也是,別肖想阿銀我可是不會被賣了還幫你數錢啊,起碼也要五五分,你要把我賣到妓院嗎?啊?妓院嗎?還是妓院嗎?」

「看來你很期待,那就不必多說了,先來讓老闆我試試。」

神威看似渾然不知說了可怕的話,銀子從原本一臉輕鬆整個馬上變臉,一臉驚恐的眼看神威走到他面前,用雙手托著腋下把他抱起來與視線平視,「雖然是女的,但只要是武士先生我就可以。」

「啊哈哈哈騙人的吧少年,大叔我可是已經老了實在禁不起你們這一代年輕人的玩笑啊,你們這些年輕人難道都那麼重口味嗎好可怕噢。」習慣的打哈哈,嗯......夜兔看起來也沒有用很大的力氣,但是掙脫不開,這是正常的嗎?很急,二十點。

「是嗎,我可是很認真的。」

「真、真的不用了,少年勸你去找個正正經經的夜兔女比較好,老老實實地,打出來......不對,老老實實的結婚。」

「是嗎,可是我比較希望可以跟你超自然震動,真的不行?」神威晃了晃手中的銀子,讓銀子的雙腿折起來,接著用胯下示範了一個超自然震動的動作。

 

銀子瞬間被嚇到腦袋一陣空白,腦袋掌管語言的區域暫時停擺,這個刺激實在太大,也有可能是之前被神威用拳頭揍了的關係,說不定其實是居心叵測。

 

「我們可以或向左或向右的震動,相信不會是零的轉移。」得寸進尺,神威身體力行了什麼叫做得寸進尺,人體示範得很開心,銀子愣愣的想還好神樂沒被他哥哥帶壞,至少阿銀都會教他這樣子會被抓去關,有正確的是非觀念,真是太好了。想著想著結果神威還軟土深掘的空出一隻手輕拍銀子的屁股兩下。「對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懷孕?」

「......啊?你說生啥小?」銀子腦袋還在慢慢重新開機中,硬碟修復中,所以還算平淡的回應:「對了,我其實是男的你記得嗎?」

「我是說,希望你可以幫我生個小夜兔。」

 

銀子直接崩潰。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你頭頂那根動來動去的難道是你自豪的天線嗎!要我把你腦袋上那根給拔下來讓你收訊更不好嗎你這混蛋!」

男人身體的時候就比不過夜兔的怪力,現在變成女人更別想,銀子只能口頭崩潰,好辛苦。

 

 

「呃,好了好了,團長,你這樣等等一定會有人想對著你喊燒毀想撿鑽石。」其實在後面已經旁觀很久的阿伏兔終於覺得良心些微不安,也不知道神威是不是認真的,但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好可怕啊,跟要去跟夜王鳳仙幹架時的表情實在有點像,被砍斷的左手突然覺得有點疼痛。

啊,頭也很痛。

「是嗎,誰敢喊,我就讓他喊不出來就可以了。」神威一臉笑容,雖然眼角不小心洩漏出了一點殺意,他一向貪贓枉法毫不畏懼,這個不必懷疑。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武士先生會是女孩子的模樣,老實說還蠻可愛的......咳,不過團長,恕我直言,你這樣是性騷擾的行為。」

性騷擾防治法 第二十條對他人為性騷擾者,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不要輕易嘗試,就算真的很想摸大ㄋㄟㄋㄟ也不可以,很不方便。

 

「哦......你的那盤菜不是華陀那女人?敢跟我搶女人一樣會殺了你喔。」神威示威般雙手穩了穩懷中的銀子,這個人以為沒人注意就妄想逃走,幸好及時把人重新抱好,「你要去按鈴控告嗎?」

「對不起我不會跟你搶的,你繼續吧。」

 

銀子一旁冷眼旁觀,試了好幾次實在搶不進去吐槽,這兩個老闆和屬下唱雙簧一樣一搭一唱的,他們是在搞笑嗎?沒有人可以吐槽嗎?

新八呢!!!新八我想你!!!!!!

 

 

「開玩笑的,武士先生。」看銀子已經快要精神崩潰的樣子,神威難得大發善心,並把他放下來讓他坐在沙發。「我等等有點事,阿伏兔,順便餵武士先生吃點東西,好好服侍武士先生。」

「好、好。」阿伏兔跟著走出房門,臨走前示意一下銀子:「嘿?春雨第七師團廚房,晚安晚安,等等幫你做營、養、晚、餐哦,要吃什麼?」

銀子看著阿伏兔,其實不太懂這是什麼梗,他不太好意思問,平常被神威壓榨勞力的太過了,看起來有點可憐。

 

「要,給我來五罐草莓牛奶和宇治銀時丼飯謝謝,對了再十盒醋昆布,我要打包當伴手禮。」精神損失費這樣會不會太少?春雨不是很有錢嗎,銀子摸摸下巴。

神威一臉富二代的樣子,富和帥都有,不過很矮,剛好整組壞去,爽。

 

「好,我馬上去叫廚房弄來,醋昆布、那是哪國窮酸的東西......沒有醋昆布,等等喔。」

 

 

阿伏兔前往廚房的同時還在想團長今天有點異常的行為,團長的一時興起他其實也很習慣,作為副手的工作大多數時候是幫團長擦屁股,這件事也很習慣了。雖然還沒看過他這麼關注一個人,不過應該還在想殺死對方的正常範圍內,還不算異常現象吧。

走在幫擦屁股的路途中,阿伏兔突然想起什麼事情似的頓住腳步,對了,剛剛沒問,宇治銀時丼飯是哪一個星球的特色美食?

 

 

 

 

 

「渾蛋啊,我只是沒講話而已這傢伙就越來越超過了,什麼生小孩,沉默的大多數一定是都不會同意的。」

一拍桌子,不行,他得想辦法趕快逃走,再這樣待下去他一定會起肖。 

啊......對了,那兩個白癡是不是沒發現窗戶開著?

 

 

 

 

 

 

 

 

 

此時的他坐在這裡,披著斗篷,喊住了經過的柳生兵衛:「這位武士,方便的話要不要占卜一下?究竟要以男人身分活下去,還是女人......你已經下定決心了嗎?」

應該說是男人才不會讓那眼睛被蛤蜊肉糊到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夜兔男騷擾,很顯然。

 

 

 

 

 

 

 

 

 

讓人跑了的事發現場。被稍微揍了幾拳的阿福兔摸摸臉上的瘀青,這是他吃飯的工具,團長居然故意朝這個地方揍,超痛的。

屬於春雨第七師團的艦艇,神威與阿伏兔待在駕駛室,關注艦艇起飛的過程。

 

因為團長看似訕訕然地說:武士先生跑了就不有趣了 ,只好去宇宙找找其他樂子補足。

 

 

 

 

神威 覺得興奮

坂田銀時 武士先生,下次我會再來武士之星找你,你不會有機會逃走了

                   與 阿伏兔 在 宇宙的春雨第七師團艦艇上

 

 

「武士先生果然很有趣呢。」神威按完手機,眼看艦艇即將駛離地球,他隔著窗戶看著那碧藍的地球,瞇細了眼睛。「雖然女孩子的樣子很可愛,不過果然是男人好。」雖然不會懷孕。

「團長,我還以為你說要讓她懷孕是認真的。」



「誰知道呢?」

這麼說著的神威,湛藍眼睛倒映出地球的模樣,瞇出了月牙的形狀。

 

 

 

 

 

 

 

 

「標記屁啊這個渾蛋。」

 

 

 

 

 

 

 

 

 

 

 

 

 

 

 

 

 

 

 

 

 

 

 

雖然日本人比較常用推特,但我真的覺得這個人是會打卡還會加覺得XX的潮潮

用instagram的話還會在後面加一大串TAG

矮額

 

 

一直覺得銀魂的同人小說非常難寫,畢竟是個大叔漫畫

不過同人漫的話,只要GG沒有被塗白做一個留白的動作我就都可以無視一切劇情以及人物個性(啊講出來了)

 

雖然我很勉強地用了兩年多寫完一篇威銀,期間兩年多沒有打過文章,從一個少女變成...

年紀不小的少女

也改變了很多,希望是往好的地方成長(希望不是只有下流梗用的信手拈來而已)

PART1還有可愛的網友稱讚說我的劇情清新,真的很對不起,兩年後就讓你失望了,其實我一直是個心靈汙穢的大人,而且接下來還會繼續往骯髒的道路一路狂奔

 

空知用漫畫表現出來的吐槽大叔感我一直希望可以用文字表現出來,到底要怎樣才可以那麼大叔

畢竟我還是個少女(強調第二次

而且空知是遊戲宅,所以megadrive還是sony派我完全無法了解那種梗因為我大多只玩pc game嗚嗚嗚嗚嗚

 

 

最近連載結束了我der心中滿滿的神威

以及高杉阿銀兩人在對火影基情致敬的感覺

好期待高杉崩壞,要是高杉崩壞我一定會有能量再寫一篇高銀

或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玖 的頭像
貓玖

闔眼,揚首,誰在頰邊滑過雨絲

貓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喪女.
  • 美江亂入XDDD
    大大同人寫的超棒!!!(大拇指
  • 嗚嗚謝謝泥給了我一點自信
    但是這麼骯髒真的可以嗎嗚嗚嗚嗚

    貓玖 於 2015/01/14 14:33 回覆

  • 俴 誏 ? 闚
  • 自要重一問我工別有第裡實再,家不用,們對她們當你

    美腿◎臉◎蛋☉精緻好﹂好○騎☆喔火辣﹉正○妹雖然身﹉高◇不是優勢﹉
    請〇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成人DVD
    美術﹍老﹌師 清新氣﹎質﹋
  • 要廣告的話也解決一下你的亂碼嘛
    不然我要交給FBI解碼囉

    貓玖 於 2015/02/04 19:54 回覆